千月落弦

爱独闯天涯~不会变的爱好!

是学校的一些乱流画……

p1是我们男生宿舍的真事,班长躺床上闭目养神,副班以为他睡着了。于是副班长去戳了一下班长的脸。

然后我们再没有副班长了。

p2费了大概一周左右时间……但还是好辣鸡啊……

p3是个脑洞,Nur的紫水晶病毒复发,医务室里袭击了Shenx……

有大佬愿意就这个脑洞画个下半篇吗?(递笔)



我好辣鸡,我不配爱他们。

相性一百问目测寒假吧……学习好忙。

一些图片

我我我我是真的爱他们。…………但画技实在是太渣了。

在小纸片上画的,一个月前的产物。想想还是决定放上来,他俩的粮太少了……唉。

暑假了,于是家妹又开始作妖了。。。

但我的确蛮喜欢的。

给三年级的娃一些鼓励吧?

因为纸之前不小心掉到地上了,结果就把修正带弄得有些脏,但修正带用完了,改不成了呵呵呵……😂

家妹画的,G1动画其中两个人物的拟女和拟马

(她最近TF和小马宝莉同时看)

我得说…………emmmmm我还是什么都不说吧……

猜猜看这俩是谁(注意有些花纹和原作并无关系,只是为了好看而已)

如果有人觉得画的丑我就删了,因为家妹自己都不太满意

(不过我挺喜欢的,毕竟她才小学二年级)


突发脑洞改梗(汽银)

银剑(担忧):“我们……难道……回不去了吗……”

汽车大师(低着头):“恐怕是的……”

银剑(微惶恐):“可是……为什么会这样……”

汽车大师(低落):“没有办法……这只怕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银剑(悲伤):“一起经历过的那么多,现在只是想轻松的一起在家喝下午茶的愿望,怕是……不能实现了?”

汽车大师(苦涩):“我也不想……”

银剑(从背后抱住汽车大师):“阿汽……”

      【暖融融的斜阳不紧不慢地涂抹在两人身上,协和和卡车的装甲都披上了一层靓丽的金色,分外喜人。飞行者的双臂紧紧环绕在公路之王的腰际,像是怕他下一秒就会消失了似的。他们离的那么的近,两人都能清晰地感觉到对方鲜活的火种,在平稳而富有生命力的律动。】

       【时间仿佛沉寂。】

       【汽车大师多么希望这一刻能变为直线上的点,无限延长,不要结束,不要分离。】

       【因为他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银剑(抱住汽车大师的腰,狠狠来了一个背摔):

“你个黑煤球今天又他炉渣的不!带!钥!匙!”


哈哈哈哈哈哈深夜魔鬼一下,鬼畜改梗

顺带说一句,我的飞行太保小段子2已经写好了,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变形金刚的tag里找不到,想看的朋友请去搜一下“银剑”tag,里面有!谢谢!




飞行太保26字母小段子(2)

*日常向,本人属于比较刻板那种,就和通二差不多哈哈哈

*因此可能看不出沙雕,我的锅我的锅

*大量私设,慎入,ooc都归我

*好像是all银向?当友情向看吧哈哈……

*emmmmmm......may be 甜向?

 
 

Apple 苹果

因为身在地球,所以飞行太保们的英文成为了必修课。

三个都还过的了关,唯独副队长空袭,可以说让银剑操碎了心。满分一百分的考试,他才50多分。

银剑知道这个消息差点没当场气下线。

为了不丢飞行太保的脸,银剑选择替他补习。看在队长亲自来帮自己的份儿上,空袭格外努力,进步很快,有时甚至自己搜索着资料练习。

银剑觉得很欣慰。

某一天空袭突然对他说了这么一个英文句子:“You are my apple.”

当时给他说完了就完了,但银剑没想到之后他会这么爱说这个句子。补充能量时要说,训练时要说,反正在哪都要说。

这让银剑开始重新考虑起这个英文句子的意思。你是我的苹果?这算什么意思?

他去问斯派克,人类男孩哈哈笑着对他说:“这个句子表意上来看是‘你是yin我的苹果’,但它实质上是说——你是我的挚爱,一般用于隐晦地传达自己的情愫。”

你是我的挚爱?空袭对他说这个?

一向温和坚毅的飞行太保队长觉得自己面甲有些发烫。

这天晚上,当银剑回到自己舱室时,看到空袭抱着双臂站在门口。方舟号柔和的灯光在他的装甲边打了一层细绒,看着不刺眼,很舒服。

“嘿,队长,”空袭带着一点自信一点腼腆又一次说道,“You are my apple.” 

银剑想起这句话的意思,面甲又止不住地红了起来。他用不大的,自己和空袭刚好能听到的声音回复道:

 

“Yes.So you are.”

  

空袭懵了。他的认知里“你也是的”不就是“You,too”吗!这句是什么意思啊!!

银剑等了一会,却不见空袭回答。再加上对方那一面甲懵比的表情……

“空袭。”


“嗯?……额,队长怎么了……”

 

“你知道‘So you are’是什么意思吗。”

 

空袭觉得自己药丸。

 
 

第二天,据飞行太保其他三位知情者描述,副队长被队长逼着做了一晚上的英文练习题,都快做哭了,平常随和的队长却一反常态的不准他停下来。

再据某不愿留名的绿色汽车人战友表示,他昨天路过银剑舱室时,看见银剑背对着空袭坐着,他是这样描述的:

 

“就像地球上那种生了气的女朋友似的。”

 
 

Bottle瓶子

四名队员每天轮流给银剑的保温瓶里灌上热低纯,那是他们队长最爱喝的。

 
 

Catch抓住

“Catch you!”最小的队员焕发着活力,兴奋的嚷嚷着,“我抓到你了,队长!”

 
 

“所以?”银剑拍了拍飞火的肩头。

 
 

“所以你是我的了!”

 
 

Dangerous危险的

堪堪躲过带着火花的炮弹,银剑费力地偏过机身,却好巧不巧正看到红蜘蛛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正与闹翻天纠缠的俯冲。

 
 

“危险!!”

 
 

他想也没想就冲着红蜘蛛撞了过去。

 
 

醒来时俯冲正站在他床边,轻轻抓着他的手。“危险,解除了。”

 
 

Experience经验

“就像你想要和救护车告白的话你要保证在战场上不再重伤,你们要是能听从指挥投入战斗,每回能平安回来,我觉得你们队长接收告白都不是事。”

 
 

红色的武器专家侃(wu)侃(ren)而(zi)谈(di)中。

 
 

Find寻找;

他们于茫茫星海中找到了独属于他们的,最亮的那颗星。

 
 

God上帝

哦,普莱姆斯啊!

什么时候他们才能收到您的感召,能给我省点芯!

银剑日常牢骚(1/1)达成

 
 

Huge巨大的

“不……真的不行……它太大了……我会坏掉的……嘿!别!!”被禁锢在充电床上的银剑惊恐的看着弹弓。

 
 

“放松点队长,相信我,绝不会难受很久的……”弹弓试着安慰银剑。

 
 

“我要说的不是那个!……啊!……”

 
 

远处的大军阀杀了过来:“弹弓!你是在修他还是在拆他!那个扳手是给大力金刚用的!你要把你们队长拧坏吗!!”

 
 

Ice-cream冰激凌

飞火招呼着刚进门的银剑,“队长,要不要尝尝千斤顶新研制的能量冰激凌?”

 
 

银剑刚拿到手里,就被风风火火跑过的兰博基尼双子给撞脱了手,冰激凌飞出一个漂亮的弧度。

 
 

救护车今天有了四个帮他一块揍双子的助手。

 
 

Joke玩笑

 
 

空袭直截了当地说:“队长,我不喜欢你。”

 
 

“……你们就不能换个玩法?我今天已经听了三次这句话了!”银剑觉得自己极其芯累,“玩笑不是这么开的!”

 
 

Kind亲切的

“你们说银剑对待他那一队飞行太保到底是友人以上恋人未满呢还是极其亲切的父兄式宠娃呢?”


Letter信

他们一直都用通讯联络,但协和其实挺想收到信的……

烟幕表示,您想一下收到四封情书的愿望有点宏伟啊……


Many许多

“队长,I love yomu very very many!”

“……Me ,too.但是,飞火,你……语法说错了……”

今天也是有点挑剔的队长呢. jpg


New新的

“队长我们保证今晚你有全新的体验!”

这帮熊孩子别把我拆坏了我就心满意足了。

“弹弓!润滑剂拿过来!”

明明是很正常的事情为什么对话在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

“俯冲!拿一下拆解用的……额,什么来着?反正就是那个啦,你知道的!”

我今晚莫不是要死在这张充电床上。

……

……

……

……

……

……

……

……

……

新武器是挺好用,就是那帮熊孩子弄得生疼。银剑在又手刃了一个虎子后默默地想。

叫我假车小能手哈哈哈哈哈


Old老的

希望他们,能在上百万年后,依旧能谈着年轻时的闲话,悠闲自在地看出生的朝阳。


Perhap希望

“队长,地球上的新年到了,你有什么新希望吗?”

俯冲扭头看着银剑,星光自协和的头雕上反射过来,一片迷离。

神游天外的银剑不假思索地答道:“取得胜利,复兴赛博坦,还有……”

没有我们吗?

队长扭头与他对视。

然后,扳过空战学家的头雕就吻了上去。

“我希望新的一年里,你们一个不少的陪我走过。”


Queen女王

这什么皮鞭绳子的还是送给铁皮和救护车吧,人家银剑不玩这些。

但他要是愿意,飞行太保们得分分钟跪下唱征服。


Remember记住

我就算忘了全世界,忘了俯冲、空袭和飞火,也一定会记得你。


Surface表面

空袭好几次想试着在队长充电时深吻他,给他个惊喜,但看到协和沉稳平静的面庞在少有的卸下防备,充电程度如此之深,却还一副总是睡不安稳的样子后,他只是轻柔的亲了亲队长面甲的表面。


Tall高的

银剑又一次坠机了。

救护车在修理,擎天柱在说教。

你们能不能不要再拉着你们队长去飞越珠穆朗玛峰了。

(上次我就让队长飞过一次珠峰哈哈哈^o^)


Under在下面

挺难想象你居然是在下面的那一个……

好像几乎所有冷静、禁欲、温和、爱操心的都是下面的那一个。


Valuable珍贵的

就是你呀,我们最珍贵的就是你。


Why为什么

队长!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

弹弓的声音如同琼瑶一般悲切。

别闹了!今天我陪队长没得说!空袭一把把弹弓推出房间。


Xerox复印

飞火复印了他和银剑的合照,贴的满房间都是。

这样我就能觉得我一直和队长呆在一起。小家伙看上去很高兴。

但是……但是……你为什么要复印黑白的啊!!!遗照吗这是!!!


Yourself你自己

想追队长得靠自己不能靠队友,因为队友也想追队长。

敲里吗。


Zero零

队长,我们对你来说是什么?

怎么这么问?

没什么啦……就是我们想问一下……

……这么说吧,如果我是0,你么们每个代表1,合起来就是4,0除以4,还剩下什么?

不还是零吗?

那么零代表什么?

零代表没有啊,什么都没有。

是了。银剑在队友们疑惑和惊讶的目光中站起身,将他们拥入怀里。

我除了你们,一无所有。

……

……

……

……

……

……

……

……

……

……

……

……

……

……

……

……

……

……

……

是真的一无所有了。

银色的协和客机颓然地跪倒在地。

他眼睁睁地看着俯冲把他推开,推出了死神的巨镰,他们却在向着生的反方向前进,四具红白相间的漂亮的流线型机体淹没在了爆炸产生的巨大的蘑菇云当中。

那一片鲜艳的橘黄和赤红,映得他光镜生疼。

从火种深处传来的,是无尽的痛,从心底深处燃起的暴烈的火侵蚀了他每一处机体每一条线路。绝望冲破理智,悲伤崩坏逻辑,他想变形,想向前冲去,去那片灼烧的火海中找回他们。

找回他爱的他们。

可是——

他甚至连起身都做不到。

背后的机翼早已扯裂,右臂的电路还在不住地冒着火花,兹拉兹啦的电流声吵得他头疼,左腿的金属支架也早已分崩离析,能量液疯狂地向外涌去。

额角破碎的金属面甲上,流出的能量液却是被无尽的、无尽的绝望所凝固。

火种撕裂一般的痛。

他突然觉得好累。我到底在做什么?

荆棘缠绕的灵魂疲惫不堪,意识于一瞬间坠入地狱。

他恍惚看见空中洋洋自得的敌人。他想抬起左臂攻击,可是……好困啊。

没有力气了。

那就这样……睡去吧。

另一个国度里,兴许那帮熊孩子们正在等他。

最后一名飞行太保的火种熄灭。


The end.

所以说是may be 甜向啊。

Am I a lucifer?
































Of course I am not.

完结之后还有后记呢!


第二天——

飞火:“队长我保证今天飞行绝对不分心!”

弹弓:“队长我保证今天绝不起任何冲突!”

空袭:“队长我保证今天绝对照命令行事!”

俯冲:“队长我保证今天绝对不乱翻历史!”


“不就是个噩梦吗!我们都在呢!别哭了!……”


现在终于知道队长哄他们时有多心累了……



真·完


写完觉得自己很开心,我爱飞行太保!!!永远爱他们!!!




有关飞行太保的26字母小段子
看到g1大电影前的产物
普神在上,他们怎么那么好!!尤其银剑!!!声音简直让我原地旋转爆炸升天好嘛!!
有私设,飞火最小【易分心什么的简直孩子天性hhhhhh】
学校写的,字丑见谅
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55555
欧欧西外加天雷滚滚,请注意避让【麻溜的滚开XD】

心情不好脑洞腐烂的产物

 部分私设。极度ooc。慎入。

来一口糖——

      风萧萧之墓。

      带着她逃出生天,鬼魅的速度令人望而却步,却在内力耗尽之时突然遇到了追兵的头目,冷笑声分外阴森。而前方,则是悬崖。

      是无法全身而退了,她无力地抬手,绚丽的孔雀翎激射而出,却根本造不成什么威胁。他也已虚弱不堪,一路为了来救她受了不少暗伤,本就调养数月才可恢复,方才又全力运功,若不及时治疗,怕是此生武功尽废。

      黑压压的追兵越压越近,令人窒息。

      手中最后一枚孔雀翎暗暗扣在掌心,咬牙准备同归于尽。

      却不想被他从后背一推,直直坠入深谷,仓惶之际,却听到他传音入密:下面有条河。

      她惊慌地转头,想要抓住他一起,却被流风回雪轻轻推开。

      她只来得及看到他最后一抹淡然的笑,和他做的口型:

      小心江湖险诈,活下去吧。

      眼前的画面扑朔迷离,只听得崖上传来气急败坏地吼叫和刀剑刺入肉体的声音。

      醒来时,花语蓝担忧地望着她,她刚好在那河边钓鱼。身上的伤已经清理过了,看的出姐妹的用心。

      她回到天机阁,“风萧萧呢?”

      众人带她来到这。冰冷的墓碑,仅剩的衣冠冢。竟是连全尸都没有。

      泪水决堤而出,失声抱住那块墓碑痛哭。

      数月后,清理完天杀余党,众人举了一场庆功宴,醉的不成样子。

      无人注意她的动向。

      第二日,他们看见,她倒在了那块墓碑前,脸上挂着恬静的笑容。

      墓碑上多了几个小字。

      亡夫风萧萧之墓

      拙荆柳若絮

      ——包裹着的疾风无影。             


「云风无差」 BE三十题(另外十五题以后发)

       偶然看到的,但是真的好想写到云风身上,反正我各种CP都吃。。。


BE三十题。
01.「勿忘我」的花语

永恒的爱,浓情厚谊,永不变的心,永远的回忆。

本想送给那人的花,漫天飞舞,黯然凋零。

回不去了……


02.无心之言与无心之失

惊风当初的成立“天杀”的想法仅仅是调笑的话罢了。

但在飞云说出“这样很好我们的实力可以有更大提升那惊风你这就去办”后,惊风沉默了。

他俩都是说着无心,听者有意呢。

03.背后传来的温度
飞云山庄其实面临过一次被灭帮的危险,那是飞云的脸上整日见不到一丝笑容。

正思索间,身后传来那位二把手的声音,熟悉的气息覆盖了自己。

“有你我在,飞云山庄倒不了。”


04.最终的最初
华山上,一个躺倒被绳子五花大绑的,一个手持长剑面色阴沉的,默默对视,相顾无言。

都记起初次一起上华山时,飞云一失手差点没把惊风给推下去的过去。

那时还都在笑呢。


05.离别之后,重逢之前
弄花和花为伴都说过,惊风刚入铁旗盟那会儿,两人各耍过一次酒疯。


06.最后一次的吻
惊风对飞云的最后记忆,是那日华山上,两人薄唇相贴的触感。


07.对不起,果然还是笑不出来
望着空空荡荡的崖底,飞云觉得自己应该是要仰天长笑的。

可为什么会流泪了呢?


08.失忆之后
“你是谁?”飞云撞到了头,短暂性失忆了。

可所有人都记得,却偏偏想不起来他最得力的干将。

09.心却在你的身边
惊风被逼婚了。现实里的喜宴那天,他故意喝了很多酒。

一晚上什么都没做,却梦见了已经被他背叛的帮主,那人含着笑道:“恭喜啊。”


心却更痛了。

10.长久的爱情终结之时
除了惊风和飞云,没有人知道,飞龙山庄其实有一片后花园。里面种的是各种代表爱情的花,绚烂夺目。那时抓着对方的手,却不说破。

在踢惊风出帮那一日,飞云亲手砍断了所有花枝。

11.无法坦诚
因为无法坦诚,所以一切一切准备叛帮的计划都是暗地里的。


12.记忆中的你
惊风记忆中的飞云,和飞云记忆中的惊风,一个注重门面功夫有强迫症剑法古怪,一个总爱装酷同样有强迫症身负两样绝学。那时,他们对对方的记忆是最为清晰的。

现在却是最为模糊的。

13.明明差一点就能……
明明差一点就能成功了。惊风黯然道。

那时,整个江湖都会是我的。

而你,也是我的。






14.不要回头,就这样告别吧
当一条路分成了两条岔路,你我天各一边——那便是决裂的时候。

不曾回头,即使想过对方就在你身后,你却宁愿他给你一砖头。

15.骗子
“惊风!你这个骗子,骗子!当初说好的一起闯江湖闯天下,你却!混……混蛋!……当初的誓言都是什么!?”

弄花一脸懵逼地看着飞云扒住自己的肩膀耍着酒疯。

16.失去你的世界

17.无论多少次与你相逢

18.「记忆」变成了「回忆」

19.残余的时间

20.为神明所遗弃

21.今晚的月亮,你也在看吗?

22.约定的地方

23.直到最后都未说出口

24.呼唤你的名字

25.恋人游戏

26.名为虚幻的故事

27.不相信命运

28.连声音都传达不到

29.牵手

30.于冰雪下长眠

「逍风」|生贺| 一壶茶

       *给阿酷的生贺(阿酷我对不起你现在才发😢)

       *完全没有打稿,想到哪写哪,如果被雷劈了我不负责😆

       *还有无法避免的ooc ,阿酷如果能忍着的话就请往下看吧……😂

      风萧萧躺在一萧茶楼的房顶上,双手枕在脑后,翘了个二郎腿,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旁边放了一壶茶,两个茶杯,盛的颜色墨绿,看不见茶杯底,有一种古朴厚重的意味。但他并不急着喝,像是在等待什么的样子。路过的匆匆行人无人前来,风萧萧等了一个又一个小时,终于忍不住放出了一声长叹。

      “怎么就没有人来呢?”

      这壶茶的茶叶是风萧萧做任务得来的,但是因为那个任务npc说,这茶叶泡出来的茶最好不要随便乱喝,可能会发生奇怪的事,因此泡出来他也没敢喝,于是跑到楼顶上,想着如果有哪个朋友来找他的话,就请他(她)来第一个“吃螃蟹”。

      于是他等了有xis两个小时之久。

      就在他等的昏昏欲睡的时候,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传来:“萧萧你在这干啥呢?”这声音在此时的风萧萧脑中宛如救星。

      他一下坐起来,把面前一袭青衣的人给吓了一大跳:“你抽什么风啊!”

      是逍遥。

      风萧萧一把抓住逍遥的衣领:“逍遥你来得正好!快来帮我尝尝这新茶!”

      然而逍遥的第一反应却是抽出剑抵在风萧萧的脖颈上,青冥剑的冰冷瞬间触电般流窜过全身,让风萧萧一下打了个寒战。逍遥紧锁着眉头,目光阴冷地逼视着他,一瞬间让他怀疑逍遥是不是认为自己给他扣了绿帽子,和月柔有了一腿什么的?

      但萧老板并不傻,顷刻间便反应过来,顺手从怀里抽出江湖上人人闻风丧胆的杀人利器——疾风无影,锋芒正对着逍遥。

    

 两人就这么沉默的对视了数十秒之久,最后还是逍遥先收了剑道:“你居然会  请我喝茶……刚如果不是看到了疾风无影,我就真的一剑砍下去了!”


      刚准备收起疾风无影的萧萧又默默将刀尖对准了逍遥。

      逍遥噗嗤一声笑了,“收起来吧,我知道你不会对朋友出手,所以说我是不会受伤滴!”最后得瑟的意味显而易见。

      风萧萧默默收起疾风无影,并抽出了暴雨,刀尖再次对准逍遥。

      逍遥的笑容迅速凝固,并机智的转移话题道:“你说让我喝茶,什么茶啊?”

      风萧萧也消了气,收了飞刀一指:“喏,就那壶,帮我尝尝。”

      逍遥拿在手里的茶杯已经凑到了嘴边,却又眼珠子一转,问到:“你自己怎么不喝,非得我来?”

      风萧萧有点忍无可忍的抽出了暴雨刀,“要么喝茶,要么飞刀,两条路径,任君选择!”

      逍遥一看风萧萧真的生气了,迅速作投降状并一口干了那杯茶。

      然而接下来,风萧萧便看到逍遥面色苍白,双目紧闭,俊秀的五官都拧在了一起,看上去十分痛苦。茶杯从无力的手中脱落,“瑯”  的一声落在瓦片上,碎片飞溅。

      风萧萧心下一惊,这是毒茶啊!他急忙站起来想扶住逍遥,却见逍遥直直的向自己倒来,还未来得及起身,整个人就被逍遥压在了屋顶上。他想推开逍遥,对方却不知为何,竟重的似千钧一般。风萧萧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身上的逍遥却迷迷糊糊地开了口:“萧萧……”

      风萧萧一时气急,却也无可奈何,只得道:“逍遥,你先起来行不……”妈的,第一高手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

      然而下一秒,逍遥所说的话令他怔住了。


      萧萧……我喜欢你。” 

      风萧萧一时只觉得头晕目眩。啥?!逍遥喜欢    我明明应该觉得恶心,可是怎么……好像并不讨厌呢……

      再加上逍遥这个状态……等等,他这个状态是怎么造成的来着?

      风萧萧沉默良久,终于狠下心来,伸手将另一杯茶灌进

了自己的嘴里。

      刚将茶冲下肚,风萧萧只觉得好像一切都突然不见了,变成一片空旷的、白茫茫的世界。此时他的眼中,却出现了那一袭青衣,俊俏的容貌,腰间的青冥剑……

      “这会让你知道,在这个江湖中,对你最重要的人,是谁。”

      是逍遥吗……是逍遥啊……

      



    等到清醒过来,却觉得身上轻了很多,一看,是逍遥已经起来了,此时正有些茫然无措地看着他。见他反应过来,有些紧张的开口:“萧萧……我刚刚没说什么吧……”

   

      “没有啊!”风萧萧其实还是有些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见逍遥处于茫然,便想着先瞒过去,等以后能接受了再与逍遥商量。

      见萧萧忙着将茶壶放下去,跳上跳下的,逍遥嘴角流露出一抹苦笑。看来……他并没有当真啊……

      但他不想放弃,他想再试试。

      在风萧萧又一次跳上房顶后,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再就是逍遥那张放大了无数倍的脸。

      “萧萧,我说真的,我真的喜欢你。”

      风萧萧突然觉得心里有点堵,既然都是彼此最重要的人,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可是……可是……他们都是男生啊……

      逍遥看着萧萧凝成一疙瘩的眉毛,有些无奈也有些愧疚。他退后一步,直视着萧萧的双眼,轻声道:“萧萧,如果你不能接受的话,就请当这是一个玩笑,可以吗?我……我不想和你关系变僵……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