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落弦

爱独闯天涯~不会变的爱好!

心情不好脑洞腐烂的产物

 部分私设。极度ooc。慎入。

来一口糖——

      风萧萧之墓。

      带着她逃出生天,鬼魅的速度令人望而却步,却在内力耗尽之时突然遇到了追兵的头目,冷笑声分外阴森。而前方,则是悬崖。

      是无法全身而退了,她无力地抬手,绚丽的孔雀翎激射而出,却根本造不成什么威胁。他也已虚弱不堪,一路为了来救她受了不少暗伤,本就调养数月才可恢复,方才又全力运功,若不及时治疗,怕是此生武功尽废。

      黑压压的追兵越压越近,令人窒息。

      手中最后一枚孔雀翎暗暗扣在掌心,咬牙准备同归于尽。

      却不想被他从后背一推,直直坠入深谷,仓惶之际,却听到他传音入密:下面有条河。

      她惊慌地转头,想要抓住他一起,却被流风回雪轻轻推开。

      她只来得及看到他最后一抹淡然的笑,和他做的口型:

      小心江湖险诈,活下去吧。

      眼前的画面扑朔迷离,只听得崖上传来气急败坏地吼叫和刀剑刺入肉体的声音。

      醒来时,花语蓝担忧地望着她,她刚好在那河边钓鱼。身上的伤已经清理过了,看的出姐妹的用心。

      她回到天机阁,“风萧萧呢?”

      众人带她来到这。冰冷的墓碑,仅剩的衣冠冢。竟是连全尸都没有。

      泪水决堤而出,失声抱住那块墓碑痛哭。

      数月后,清理完天杀余党,众人举了一场庆功宴,醉的不成样子。

      无人注意她的动向。

      第二日,他们看见,她倒在了那块墓碑前,脸上挂着恬静的笑容。

      墓碑上多了几个小字。

      亡夫风萧萧之墓

      拙荆柳若絮

      ——包裹着的疾风无影。             


「云风无差」 BE三十题(另外十五题以后发)

       偶然看到的,但是真的好想写到云风身上,反正我各种CP都吃。。。


BE三十题。
01.「勿忘我」的花语

永恒的爱,浓情厚谊,永不变的心,永远的回忆。

本想送给那人的花,漫天飞舞,黯然凋零。

回不去了……


02.无心之言与无心之失

惊风当初的成立“天杀”的想法仅仅是调笑的话罢了。

但在飞云说出“这样很好我们的实力可以有更大提升那惊风你这就去办”后,惊风沉默了。

他俩都是说着无心,听者有意呢。

03.背后传来的温度
飞云山庄其实面临过一次被灭帮的危险,那是飞云的脸上整日见不到一丝笑容。

正思索间,身后传来那位二把手的声音,熟悉的气息覆盖了自己。

“有你我在,飞云山庄倒不了。”


04.最终的最初
华山上,一个躺倒被绳子五花大绑的,一个手持长剑面色阴沉的,默默对视,相顾无言。

都记起初次一起上华山时,飞云一失手差点没把惊风给推下去的过去。

那时还都在笑呢。


05.离别之后,重逢之前
弄花和花为伴都说过,惊风刚入铁旗盟那会儿,两人各耍过一次酒疯。


06.最后一次的吻
惊风对飞云的最后记忆,是那日华山上,两人薄唇相贴的触感。


07.对不起,果然还是笑不出来
望着空空荡荡的崖底,飞云觉得自己应该是要仰天长笑的。

可为什么会流泪了呢?


08.失忆之后
“你是谁?”飞云撞到了头,短暂性失忆了。

可所有人都记得,却偏偏想不起来他最得力的干将。

09.心却在你的身边
惊风被逼婚了。现实里的喜宴那天,他故意喝了很多酒。

一晚上什么都没做,却梦见了已经被他背叛的帮主,那人含着笑道:“恭喜啊。”


心却更痛了。

10.长久的爱情终结之时
除了惊风和飞云,没有人知道,飞龙山庄其实有一片后花园。里面种的是各种代表爱情的花,绚烂夺目。那时抓着对方的手,却不说破。

在踢惊风出帮那一日,飞云亲手砍断了所有花枝。

11.无法坦诚
因为无法坦诚,所以一切一切准备叛帮的计划都是暗地里的。


12.记忆中的你
惊风记忆中的飞云,和飞云记忆中的惊风,一个注重门面功夫有强迫症剑法古怪,一个总爱装酷同样有强迫症身负两样绝学。那时,他们对对方的记忆是最为清晰的。

现在却是最为模糊的。

13.明明差一点就能……
明明差一点就能成功了。惊风黯然道。

那时,整个江湖都会是我的。

而你,也是我的。






14.不要回头,就这样告别吧
当一条路分成了两条岔路,你我天各一边——那便是决裂的时候。

不曾回头,即使想过对方就在你身后,你却宁愿他给你一砖头。

15.骗子
“惊风!你这个骗子,骗子!当初说好的一起闯江湖闯天下,你却!混……混蛋!……当初的誓言都是什么!?”

弄花一脸懵逼地看着飞云扒住自己的肩膀耍着酒疯。

16.失去你的世界

17.无论多少次与你相逢

18.「记忆」变成了「回忆」

19.残余的时间

20.为神明所遗弃

21.今晚的月亮,你也在看吗?

22.约定的地方

23.直到最后都未说出口

24.呼唤你的名字

25.恋人游戏

26.名为虚幻的故事

27.不相信命运

28.连声音都传达不到

29.牵手

30.于冰雪下长眠

「逍风」|生贺| 一壶茶

       *给阿酷的生贺(阿酷我对不起你现在才发😢)

       *完全没有打稿,想到哪写哪,如果被雷劈了我不负责😆

       *还有无法避免的ooc ,阿酷如果能忍着的话就请往下看吧……😂

      风萧萧躺在一萧茶楼的房顶上,双手枕在脑后,翘了个二郎腿,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旁边放了一壶茶,两个茶杯,盛的颜色墨绿,看不见茶杯底,有一种古朴厚重的意味。但他并不急着喝,像是在等待什么的样子。路过的匆匆行人无人前来,风萧萧等了一个又一个小时,终于忍不住放出了一声长叹。

      “怎么就没有人来呢?”

      这壶茶的茶叶是风萧萧做任务得来的,但是因为那个任务npc说,这茶叶泡出来的茶最好不要随便乱喝,可能会发生奇怪的事,因此泡出来他也没敢喝,于是跑到楼顶上,想着如果有哪个朋友来找他的话,就请他(她)来第一个“吃螃蟹”。

      于是他等了有xis两个小时之久。

      就在他等的昏昏欲睡的时候,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传来:“萧萧你在这干啥呢?”这声音在此时的风萧萧脑中宛如救星。

      他一下坐起来,把面前一袭青衣的人给吓了一大跳:“你抽什么风啊!”

      是逍遥。

      风萧萧一把抓住逍遥的衣领:“逍遥你来得正好!快来帮我尝尝这新茶!”

      然而逍遥的第一反应却是抽出剑抵在风萧萧的脖颈上,青冥剑的冰冷瞬间触电般流窜过全身,让风萧萧一下打了个寒战。逍遥紧锁着眉头,目光阴冷地逼视着他,一瞬间让他怀疑逍遥是不是认为自己给他扣了绿帽子,和月柔有了一腿什么的?

      但萧老板并不傻,顷刻间便反应过来,顺手从怀里抽出江湖上人人闻风丧胆的杀人利器——疾风无影,锋芒正对着逍遥。

    

 两人就这么沉默的对视了数十秒之久,最后还是逍遥先收了剑道:“你居然会  请我喝茶……刚如果不是看到了疾风无影,我就真的一剑砍下去了!”


      刚准备收起疾风无影的萧萧又默默将刀尖对准了逍遥。

      逍遥噗嗤一声笑了,“收起来吧,我知道你不会对朋友出手,所以说我是不会受伤滴!”最后得瑟的意味显而易见。

      风萧萧默默收起疾风无影,并抽出了暴雨,刀尖再次对准逍遥。

      逍遥的笑容迅速凝固,并机智的转移话题道:“你说让我喝茶,什么茶啊?”

      风萧萧也消了气,收了飞刀一指:“喏,就那壶,帮我尝尝。”

      逍遥拿在手里的茶杯已经凑到了嘴边,却又眼珠子一转,问到:“你自己怎么不喝,非得我来?”

      风萧萧有点忍无可忍的抽出了暴雨刀,“要么喝茶,要么飞刀,两条路径,任君选择!”

      逍遥一看风萧萧真的生气了,迅速作投降状并一口干了那杯茶。

      然而接下来,风萧萧便看到逍遥面色苍白,双目紧闭,俊秀的五官都拧在了一起,看上去十分痛苦。茶杯从无力的手中脱落,“瑯”  的一声落在瓦片上,碎片飞溅。

      风萧萧心下一惊,这是毒茶啊!他急忙站起来想扶住逍遥,却见逍遥直直的向自己倒来,还未来得及起身,整个人就被逍遥压在了屋顶上。他想推开逍遥,对方却不知为何,竟重的似千钧一般。风萧萧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身上的逍遥却迷迷糊糊地开了口:“萧萧……”

      风萧萧一时气急,却也无可奈何,只得道:“逍遥,你先起来行不……”妈的,第一高手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

      然而下一秒,逍遥所说的话令他怔住了。


      萧萧……我喜欢你。” 

      风萧萧一时只觉得头晕目眩。啥?!逍遥喜欢    我明明应该觉得恶心,可是怎么……好像并不讨厌呢……

      再加上逍遥这个状态……等等,他这个状态是怎么造成的来着?

      风萧萧沉默良久,终于狠下心来,伸手将另一杯茶灌进

了自己的嘴里。

      刚将茶冲下肚,风萧萧只觉得好像一切都突然不见了,变成一片空旷的、白茫茫的世界。此时他的眼中,却出现了那一袭青衣,俊俏的容貌,腰间的青冥剑……

      “这会让你知道,在这个江湖中,对你最重要的人,是谁。”

      是逍遥吗……是逍遥啊……

      



    等到清醒过来,却觉得身上轻了很多,一看,是逍遥已经起来了,此时正有些茫然无措地看着他。见他反应过来,有些紧张的开口:“萧萧……我刚刚没说什么吧……”

   

      “没有啊!”风萧萧其实还是有些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见逍遥处于茫然,便想着先瞒过去,等以后能接受了再与逍遥商量。

      见萧萧忙着将茶壶放下去,跳上跳下的,逍遥嘴角流露出一抹苦笑。看来……他并没有当真啊……

      但他不想放弃,他想再试试。

      在风萧萧又一次跳上房顶后,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再就是逍遥那张放大了无数倍的脸。

      “萧萧,我说真的,我真的喜欢你。”

      风萧萧突然觉得心里有点堵,既然都是彼此最重要的人,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可是……可是……他们都是男生啊……

      逍遥看着萧萧凝成一疙瘩的眉毛,有些无奈也有些愧疚。他退后一步,直视着萧萧的双眼,轻声道:“萧萧,如果你不能接受的话,就请当这是一个玩笑,可以吗?我……我不想和你关系变僵……我……”

      

惊风和飞云的……我姐写的,她文笔……额,自己看吧。

〔流风/风流〕 叛(下)

        怎么和风萧萧和好才是最重要的。
        还能和好吗。
        希望渺茫啊。
       
        “流月,今后,你我二人,形同陌路!”
        他记得风萧萧当时的决绝。
        过去的快乐,还能回来么。

        流月不禁开始思索。
        思索自己为什么这么在意风萧萧,在意他的感受,在意如何与他和好。
        思索自己为了本就不切实际的计划而失去一个值得结交的朋友是否值得。
        他本不是那种擅长权衡的人,现在遇到这样的烦心事,更是不晓得如何才好。
        到底该如何呢……

        风萧萧神情木然的躺在茶楼顶上。
        不久前他以“我想静静”的理由遣离了所有人,现在,依旧是喧闹的江湖,而他的心却是一片寂寥。
        寂寥而空旷,安静到令人发指。
        流月……你不该骗我的。

        我这么做是否值得。

        我觉得你不该骗我。

        真是形同陌路了。

        殊途却无法同归。

        呵……险诈的江湖呵。

        我们之间,唯有敌人关系,至于作为朋友的过去——

        ——那更像是一个笑话。还是冷的。

        风萧萧着实烦躁,为了散心去了练级区,打算以转移注意力来排遣惆怅。
        于是练级区的怪们遭了殃。鸡飞狗跳、鸡犬不宁等等,反正一切表示混乱的词语都可以用在这。
        玩家们目瞪口呆。

        天知道缘分是个什么鬼玩意儿。
        风萧萧和流月在襄阳练级区相遇了。
        鬼知道流月为什么会来襄阳练级区。
        场面有些尴尬。
        “哟,这位不是飞龙山庄‘风花雪月’四大悍将之‘月’的流月吗!流月兄,幸会啊!”风萧萧阴阳怪气地打着招呼。
        流月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吐出了几个音节:“小风,你……”
        话未说完就被风萧萧打断:“小风?这像是熟人间用的称呼,流月兄此举,莫不是将我当熟人了?这可不敢当!你我不过有过几面之缘,若是因此就当作是熟人的话,流月兄的朋友岂不是比江湖上最有人缘的闲乐还多?”
        如此冷酷尖锐的话,傻子都能看出风萧萧对流月是彻底失望了。

        流月莫名觉得很火大,可张了张嘴,却也没能说出什么来。
        对,是自己先在他身边做卧底,是自己骗取了他的信任,他从信天楼那知道也没什么可说的,因自己而起,在风萧萧那结的便是怨果。
        但还是有种怪怪的情绪……
        等等……卧槽?
        我为什么会对这一切不爽?

        还是以朋友的角度来看他啊……
        真是改不了了。
        明明是个冷笑话。
        流月有些悲哀,又莫名有些庆幸。

        但,流月是了解风萧萧的。
        他不会想要这样的。
        圆月弯刀猛然出鞘,自下而上挥出一道气势恢宏的银光,如水银泄地,炫人双目,是一招毫无保留的杀招。
        风萧萧完全没料到流月会来这么一出,大惊之下,风驰电掣全力发动,因两人离得比较远,堪堪避过了这一刀。然而流月根本没有要收手的意思,一刀不中,下一刀紧跟上来,刀势凌厉,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如此打了有十来个回合。

        但……轻功是个硬伤。
        风萧萧的手里已经攥上了一把疾风无影,刀尖正对着流月。(注:此时风萧萧已经领悟了晓风霜度,有杀流月的实力)
        但迟迟没有发出。
        流月嘴角得逞的笑容没有逃过任何人的眼睛。
       
        因为,风萧萧想杀人只是一刀的事。
        而且,风萧萧从来不会对朋友出手。
        附带一条,他只会不对朋友出手的。

        现在的情况足以证明:风萧萧是不愿对他出手的。
        表达了什么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小风。”
        “滚。”
        “别这样啊!”
        “那……你学三声狗叫就原谅你!”
        “靠!去死吧你!”
        弯刀出鞘,飞刀在手。
       
        于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内,就烟消云散了。
        冷笑话变回热笑话。
        可喜可贺。

        End——————

        写完觉得无比鬼畜……
        前两章都写流月背叛,结果这一章就写他俩和好了?!
        真心文渣……
        别拦我我要去跳华山!

〔流风/风流〕 叛(中)

        风萧萧的泪终于还是落了下来,溅在房顶的瓦片上,混了泥沙,变成混浊。
        他坐了起来,双腿曲起,将头深深埋在两膝之间。
        心底的悲哀使他无力。

        柳若絮、老大、逍遥、一剑冲天、剑无痕等人,先先后后的到了一萧茶楼。最先到的是柳若絮,她在茶楼里转了一圈,没见风萧萧的影子,向茶客们询问了一下,知道他又去了房顶,便出了茶楼来到街上,仰头使上了内力吼了一声:“风!萧!萧!下来!”
        下一秒,一个飘逸的身影从茶楼顶而降,到了地面不做停顿便拽了柳若絮一跃而起,重新又回到了楼顶上。
        正好相反啊。

        流月急匆匆的朝一萧茶楼而去。心中越来越不安了,怎么回事……

        “小风,你,你说的是真的?”房顶上,一剑冲天一干人等不无惊异地瞪着风萧萧。
        流月是卧底?!
        这着实让人很难接受,尤其是逍遥。毕竟一起砍过人,练过级,而且还有并列的“江湖第一快刀”“江湖第一快剑”称号。感情之深厚在这帮人中只亚于风萧萧。
        真是个难以接受的事实。
        原先说什么江湖险诈,虽有体会,却不深刻,唯有看到这么直直的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才真正觉得人心险恶。
        就在这时,逍遥和老大收到了铁骑盟帮众的信息:流月在朝一萧茶楼而去!

        流月在朝一萧茶楼而去。
        嗯。对的。
        并没什么问题。
        他现在到了。展现在众玩家眼前的是一幅无比和谐的画面。

        有哪不对。

        好吧,改一下。
        如果忽略一剑冲天在空中飞来舞去的六把剑的话。
        无疑是划清了界限。已是形同陌路。

        流月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他只是望着众人,出声道:“你们……知道了?”
        一片沉默。
        旭日出声道:“流月,既然是各为其主,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你也没必要做这种伪装了。”
        柳若絮和逍遥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异口同声的问:“流月,你当真是飞龙山庄的卧底?”
        “……是的。”

        飞龙山庄。风花雪月。
        “什么?!他们知道了?!他们怎么会知道的?!”吹雪。
        “……从信天楼那知道的。我也没啥办法啊。”流月闷闷不乐地回答。
        “那就难怪了。信天楼这种无孔不入的帮派想瞒住都难。”惊风淡淡的道。
        “……所以说,咱们这次算是失败了吗?”弄花小心翼翼地问。
        “嗯。”
        “那得想个新的法子。”
        流月已经不想听他们说什么了。

        对我来说,怎么赶紧和风萧萧搞好关系才是关键。
        但……还能扭转过来么?

        tbc.

〔流风/风流〕 叛(上)

        *原作脑洞,流月是飞龙山庄派遣在风萧萧身边的卧底设定(当时风萧萧和飞龙山庄还是对立面)
        *不知道会不会虐……先写写看
        *ooc可能有
        *每篇都很短
       
        风萧萧怎么也想不到,竟是这样的结果。他宛如泥塑,呆若木鸡的立在那里。
        流月是飞龙山庄派在他身边的卧底。
        面前的龙腾虎跃沉默的望着他,轻微地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
        风萧萧失魂落魄的走出了信天楼。龙腾虎跃没有收他的钱,他也知道这个消息对风萧萧来说,比天打雷劈还要令他崩溃。他没有多说,只是抱了抱拳,目送风萧萧离开。
        风萧萧魂不守舍地往他的茶楼走去。
        茶楼里依旧人头攒动,生意兴隆,玩家们来一萧茶楼,一半是为了喝茶,一半则是想要一睹江湖轻功第一人的风采。
        可今天,人们看到的是风萧萧没精打采的进了茶楼,要了一壶茶后就带着茶壶和茶杯上了房顶,连招呼也没打一声。
        玩家们集体迷茫,“萧老板怎么了这是?”“不知道啊……”
      
        扬州,飞龙山庄,飞龙厅。
        “流月,之前还一直担心你演技不过关,不过这次你真的做的很成功呢!”帮主宝座上,飞云脸现赞许之色的点了点头。
        流月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道:“过奖了。但……最好还是快点开打吧。”
        他不会在飞龙山庄的众人面前表示自己心中有愧的。
        他也不知道风萧萧已经知道他是卧底的事。

        风萧萧面无表情地躺在房顶上,望着那碧蓝如洗的天空。
        这是个大晴天。炫目的阳光刺得他眼睛生疼。
        眼睛很疼,心却更痛。
        比刀割还要剧烈的痛楚。
        他闭上了眼睛。然而他眼前分明出现了流月的脸。那张永远带着笑的,懒洋洋的脸,那张永远不正经的脸。
        与流月的过往历历在目,像放电影的镜头般在脑海中顺闪而过。
        从初识到朋友,到为自己可以出卖帮派的铁兄弟,居然,都是假的……
        全都是假的。
        全都是假的!
        假的!都他妈是假的!
        最信任的人却是卧底,我到底还能相信谁?!
        风萧萧无声的狂笑,仿佛痴狂,但仔细看时,却能看见他的两眼濡湿。

        柳若絮快步往一萧茶楼走去。她本是一个人在练级的,在听到玩家们说一萧茶楼的萧老板不太对劲时就有些担心,所以迅速赶来。
        旭日和逍遥本是在洛阳练功的,在有好心的玩家告知他们风萧萧不正常时也赶了过来。
        一剑冲天和剑无痕则是纯粹想来找风萧萧喝一杯霸王茶。

        飞龙山庄的众人还在其乐融融的谈论战绩,三名帮众快步走进来。
       “柳若絮在往一萧茶楼走去!”
       “铁骑盟的旭日和逍遥居士在去一萧茶楼的路上!”
        “一剑冲天和他的跟班也去了一萧茶楼!”
        飞云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了。“流月,你也去看看吧。可别出了什么岔子。”
        “嗯。”流月机械性的应道。
        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他……不会知道了吧?

         tbc.——

〔双剑〕病

       *双剑cp,从来没写过cp的我首次挑战自己!(事实上连箭头方向都不知道……)
       *虽然觉得自己会摔得很惨
       *不知道会不会ooc

        人在江湖。
        系统,或者说游戏公司又脑抽了,给游戏设置了四季的景象。
        所以,在襄阳还是烈日炎炎过个驿站到扬州就成了漫天飞雪是个什么情况?!
        驿站前,剑无痕不无怨念的想着。
        更何况又设置了“人性化”的改变,现在在游戏里是有可能生病的!而且运功还治不了!
        这还不是最令他郁闷的,相比之下他更烦的是:一剑冲天那个不要脸的东西居然叫他来帮忙做他和他老婆的任务!
        妈的!每天看着你各种无耻各种刷下限秀恩爱不仅瞎了狗眼还毁了狗耳到底为了啥?!而且如果因为这样我在游戏里生病了你赔得起么?!
        不过貌似除了有点冷外也没啥……算了,不跟他计较!
        不知为什么,他很想看见一剑冲天。
        而且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走有了发烧病的buff。
        剑无痕一边碎碎念一边朝一剑冲天所给的地址走去。
        远远的看见一剑冲天和何雪依并排而立,正亲热的聊着天。
        剑无痕莫名觉得心里很堵,很烦。
        他有些迷惘,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见剑无痕来了,一剑冲天颇有大哥风范的一挥手:“哟,来啦!”
        剑无痕沉默的走到一剑冲天身前,在距离刚好是急雨剑的长度时猛地拔剑,又细又长的急雨剑释放着乌青的光芒,追魂十三剑铺天盖地的剑气席卷而来,冷声作响。(不记得急雨剑是不是这个颜色了,姑且这样吧!)
        一剑冲天却是不慌不忙,梯云纵一纵,躲过了将近一半的剑,随后太极一推,剩下的剑招悉数被气劲荡开。落地时衣袂飘扬,神情淡漠,帅的不能再帅。
        当然,这是建立在他早有防备和剑无痕没有全力出手的情况下。
        何雪依在一旁无奈道:“你们别打了!”
        一剑冲天瞬间换上一副温柔的笑脸,转头说道:“没办法啊,雪依,有些人不叫他明白点,他就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剑无痕也没个他争吵,只是平静的说了句:“任务是什么,赶紧吧。”
        这一下真是把一剑冲天和何雪依惊得不轻,这还是自己熟悉的剑无痕吗?!一剑冲天一把拔出七绝旋风剑,剑尖直指剑无痕。“发个消息过来!”
        剑无痕面无表情的发了个消息说:滚。任务是什么。
        一剑冲天狐疑的看看信息,又回想了一下刚才的追魂十三剑,在确认是剑无痕后,也不摆架子了,担心的问道:“无痕你怎么了?”
        剑无痕也不装高冷了,按摩着自己的太阳穴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头疼……赶紧弄完任务,我下个线试试看能不能消了。”
        任务没啥难度,无非就是怪太多,一剑冲天和何雪依有点照顾不周罢了。现在加上剑无痕,虽说他因为头疼身形显得有点呆滞,但一路下来还是秋风扫落叶的把怪给扫了个干净。
        扫完怪,一剑冲天表示自己可以看着剑无痕和何雪依下线。
        下线之后,剑无痕喝了点水,定了定心神,觉得已经没问题了,便再次上线。
        结果刚一上线,迎接他的就是铺天盖地的寒冷和头晕感。他这才明白自己是在游戏里生病了。
        生的什么病啊……剑无痕起身往城区走去,希望能在药店找到治病的药。
        然后很巧的在药店前遇到了一剑冲天。
        他问一剑:“你怎么在这?”
        一剑冲天回答道:“想着既然有生病的设定,药店应该也会有药卖,来看看。”
        “哦……”剑无痕长长哦了一声,“那有药卖吗?”
        一剑冲天看着将两手拢在袖子里,双颊冻的通红,气势也不如往日嚣张的剑无痕,心里有点痒痒的。
        这家伙在收了嚣张的气焰后,还是蛮可爱的嘛……
        于是他说:“没有。”
        剑无痕这下烦躁起来了。“有生病的设置却没有解除的药,什么系统嘛……”
        一剑冲天笑笑道:“你还是先去我家休息休息吧,你这应该是发烧了,取取暖就好了。”
        剑无痕在强烈的疲惫和不适感下也没说什么,随着一剑冲天往他家走去,路上买了一件大裘衣,披在身上,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
        等到了一剑冲天家,剑无痕觉得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瞬间觉得身上暖和多了。但疲惫感还是没有消去。他一下瘫在了一剑冲天的床上。反正他俩也是熟的不能再熟了,想来一剑也不会介意。
        结果下一秒,一个灰色的身影严严实实的盖了上来。剑无痕被完全覆盖在了这片阴影之下。他吓了一跳,正欲拔剑,在看清是一剑冲天的脸后便放松下来。
        然而这姿势就由不得他不警觉了。
        一剑的两手撑在他肩膀的两侧,脑袋正对着他,自己完完全全被遮盖在他的身下。惶惑间,两人目光交接,剑无痕发现一剑冲天的目光和往日有些不同。
        下一刻,一剑冲天的唇附上了剑无痕的唇。他的唇很软。剑无痕不由得愣住了,一时竟没有动作,给了一剑冲天长驱直入的机会。一剑的舌撬开他的贝齿,动作算不上粗暴却也谈不上温柔,在剑无痕的口腔里掠夺着每一寸净土,品尝着每一分甜蜜,甚至挑逗起剑无痕的舌。剑无痕本就因发烧而头晕脑涨,现在被一剑冲天这么一吻,更是有种难以言说的窒息感。
不及咽下的津液从嘴角溢出,打颊边流至脖颈,配合着黏腻的水声,暧昧之极……
        ………………
        不知过了多久,一剑冲天才离开剑无痕的唇,两人之间牵出一条细细的银丝。
        “你!”剑无痕的惊诧终于有了机会表达,但也只说出一个“你”字便没了下文。在看到一剑冲天同样通红的面庞后,猛然明白:“你也病了?”
        “嗯。要不然我还真没胆量对你做这种事。”一剑冲天回答的分外平静。
        接着,他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直视着剑无痕的双眼,道:
        “无痕,我喜欢你。”
        剑无痕轻叹一声,他对一剑的感情是什么,他很清楚。他的双臂揽上一剑冲天的脖子,同样道了一句:
        “我也喜欢你,一剑。”
——————————完———————————
        写的还可以吧?大概……
        恳请写cp文的高人指点!

〔释崖/释尘〕无题

        *释手洗X崖下魂,小说中最为悲剧的一组cp……
        *短完
       
        当尘烟即将坠崖时,他回头,冲释手洗温和一笑。明明是很平和的、带点祝福意味的一笑,但在这样的处境之下,释手洗觉得他笑得特凄惨。
        他不由得轻声道:“尘烟……”
        “帮主,别这样,后路不是都铺好了么,能成功的,相信我。”尘烟依旧是那样的笑容。
        “可是你……”
        “哎呀,无非从头再来,你到时候可别忘了帮我做隐藏任务!”
       没什么可说的了,只有一句:
        “嗯。快点回来。”

        尘烟当时的确不是强颜欢笑,可在电脑上“请输入玩家ID”的字幕前,他却莫名的想哭一场。
        但他忍住了。望着那行字幕,他输入了“崖下魂”三个字。
        以至于后来释手洗每次见到他,面上都带着愧疚。
        这让崖下魂后悔了好久。

        华山一战,崖下魂被我从哪里来以借力打力带出了悬崖。
        当时释手洗觉得自己的理智快要崩溃了。
        如果不是风萧萧眼疾手快送崖下魂去了复活点,他可能在崖下魂坠崖的下一秒就举剑自杀了。
        要么都不死,要么和他一起死。
        不然怎么对得起他。
       
        释手洗拽着我从哪里来坠崖,这是谁都没想到的。
        崖下魂收到了释手洗的信息。
      〔释手洗〕等我。
      〔崖下魂〕怎么了?
      〔系统〕    对不起,查无此人
        崖下魂当场昏了过去。

        后来释手洗回来了。
        迎接他的是崖下魂充满怨念的眼神。
        “怎么不跟我说。”
        “我怎么说啊。”
        “……”
        “别介,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释手洗笑着揽过崖下魂,仗着身高优势在怀中人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

        我们曾经如平行线一般,可望而不可及。
        有时甚至连在同一平面都无法达到。
        现在,平面统一了,平行线相交了。
        绝不再让手里的风筝断线。
        完。

鬼灵4(到这就完结了……)

        这熟悉的声音…… 
        呵,怎么可能呢……他……明明已经死了啊……寝室三人仍旧一脸的惨淡,露出了苦涩的自嘲笑容,并未对这声音做理会。其余人也只是当这是幻听。
        “各位,怎么一个个都不理不睬我呀?”风萧萧这次放大了声音,让整个二楼都能听个清楚。
        寝室三位还是无动于衷。
        “风萧萧?是你吗?”其余的人倒是不约而同地露出诧异的表情。这声音,爽朗,干脆,浪荡,又让人感到很欠扁,不就是风萧萧吗?!而且……总不可能连续幻听两次吧?还是这么一大帮人一起幻听?
        “是啊,是我!我做了鬼飘来全息网游里找你们了~”风萧萧笑着回答,“逍遥,老大,宝盆,真的是我,你们能不能不要再摆着一副悲痛欲绝的表情了?知不知道看的我头皮发麻啊!”
        “风萧萧?真的是你?!”逍遥死气沉沉的双眼终于有了点生机。
        “是!我!”风萧萧终于有了点不耐烦。
        “风萧萧你在哪啊?怎么看不见你?”柳若絮左看右看,连半点风萧萧的影子都没看到。
        “只有鬼能看得到鬼。”萧老板云淡风轻地回答。他并没觉得这有多么奇怪。
        “萧兄?你……变成鬼了?”刚才一直在一旁表示沉默的飞云等人此时终于开口。
        “是啊……几天前遭到歹徒枪击中弹身亡了,结果被告知因为执念太深而不能转世投胎,就来消除我的执念来了。”风萧萧说这话时语气上扬,一点没有悲伤的意思。
        “原来关于鬼投胎转世的这些故事都是真的?!”然而柳若絮的注意力根本不在风萧萧的执念上。这妹子心真大。
        执念?众人不约而同的疑惑了一下。
        “你的执念是什么啊?还要找我们来消除?”剑无痕朝着风萧萧传出声音的地方望过去。
        我的执念……是什么?
        当然……是你们这帮家伙啊!
        风萧萧不由得陷入了回忆里。
        寝室三人自不必说,屋檐上结识一剑冲天;牢里结识柳若絮;被抢劫时剑无痕出手相助;飞云山庄的飞云龙岩还有“风花雪月”;曾经强大的释手洗;还有很多认识的朋友,以及……
        这个江湖。
        从进去这个游戏,到华山论剑,到成为茶楼老板,到被飞龙山庄下格杀令,到三大帮派围攻一剑东来,到铁骑与一剑冲天的比武,到“天杀”的成立,到一剑的婚礼,再到与“天杀”的种种恩怨纠葛,还有华山之巅的那场究级之战。
        好像阳光下的影子,黑白醒目,爱恨分明。
        又像是水天夜色下,月光朦胧,纠缠不清。
        罢了,不再去想。
        “再见。”
        最终,只有含笑的一句道别。
        一刹那间,高手们分明的看到风萧萧那张带着笑意的脸——
        但是正在消失。
        “小风!”“风萧萧!”“萧兄!”一时间,各种惊呼声此起彼伏。
        可惜回不来了。
        有缘再见吧,朋友们。
————————鬼灵篇,完—————————
        写完我真想抽自己两巴掌。
        前后文风完全不搭好吧!
        无比草率的完结篇。
        生无可恋。